山野 │ 專題

體驗戶外活動的樂趣 大家一起來體驗戶外活動的樂趣 大家一起來

體驗戶外活動的樂趣  大家一起來體驗戶外活動的樂趣  大家一起來
撰文/李嘉亮.攝影/邢正康
2017/01/11發表,已被閱讀649次

人雖然是群居動物,但不可否認的,人還是有追求自由、稍稍放逐的潛意識,差別只是你願不願意放開心胸,追逐吧!

不受拘束的天性

越來越多的上班族在辦公室脫掉鞋子,加班還脫掉西裝卸下領帶。這沒什麼!只是人類顯現不受拘束的天性而已。溯溪抵達營地,很多老鳥都不帶拖鞋,倒不是怕重嫌累贅。赤腳踩在冰冷濕滑的石塊,內心總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清涼與舒暢。原來這就是解脫!

掙開緊湊繁忙的社會加在身上的枷鎖。禁聲走在漫長的山路上,除了自己急促的喘息聲,突然發覺自己在跟自己說話。庸碌市井裡討生活,人們除了很偶然,醒來大半忘記的夢境中,似曾與自己對話過,您有多久沒好好跟自己聊聊?特別是半夜星空走在登頂路上,自己跟自己聊的特別起勁。登頂等待日出,不受拘束地綣縮避寒風,就那樣更像慵懶躺在家中沙發,追求不受拘束的感覺,總是容易得到滿足。

見到清涼的溪水,衝啊!

非深山野外也能尋得趣味

星空下蜷縮等待日出,四周靜謐到只剩下些許風聲,就是那種大家都不說話的氣氛,內心的自己總是頑強的冒出來,非跟自己說話不可。不見得一定是登山、溯溪、夜空下,頑強內心的我才會變得話多。有時僻靜公園的一角,駐車山區道路的一旁,小憩片刻等待約定的時間進城洽公,只要夠靜、空氣清新、微風徐徐,也很容易和自己聊得起勁,聊得時間過得特別快,轉眼約定時間已到。多數的人們,忙忙碌碌大半輩子,直到退休在家悶的慌,才開始有機會跟自己聊聊,然而已經沒多少精力時間,聊起今生想完成未完成的夢想。

不同於其他定點式的釣魚活動,溪釣經常得要變換位置,尋找標點,藉此探勘溪流的美貌。

最初都在登山、溯溪甚至長程踩踏著單車前進,才開始擁有自己能跟自己說上話的福氣。是因為想製造機會跟自己說話,才想踏出家門、辦公室,投入大自然的懷抱吧!之後又發覺公園、路旁,某座大樓陽台小角落,只要靜得下來,都能隨時喚起內心的自己,這或許是戶外活動最大的趣味。

帶著孩子到河濱公園放風箏,也是日常可實現的戶外活動樂趣。

冒險的樂趣到底為何?

也許有些人生性魯鈍,也許他們投入大自然,內心還煩惱著塵世,心中依然紅塵滾滾,一直沒聽見內心的自己,喊著要跟自己說話。旅程的困度,行程進度被迫耽擱受阻,帳篷中等待豪雨何時歇;隔著露宿袋依偎左右隊員的體溫,等待溪洪水消退。藉著雨聲掩蓋一切雜音,憑著那幾絲溫暖,心終於沉靜下來,終於聽見自己跟自己說話。

原來出發前看地圖,遺漏了重要的地標。緊急營地的泥濘小路,其實剩下不長,即使雨還不停,強忍一下子,即可脫離山區,十拿九穩可以脫困。原來地質堅硬的大峭壁東側,有一條不起眼、上升艱困的小徑,可以高遶突破,不再受阻於峽谷口的渾黃洪水。再用望遠鏡仔細搜尋,以常見的雜草、蕨類當比例尺,發覺小徑還是通的,落腳點依然明顯穩固,很快就可脫離最後一處天險,離開溪谷踏上歸途。

紮營於山野,最能百分百地感受野地的氣氛。

出發前計畫行程,平日所學的各種技術理論,多數人往往都是囫圇吞棗、學藝不精,往往都在艱困的行程受挫困杵絕地,自己跟自己說上話,才有機會將理論再三思索、激起潛力,迸出智慧的火花,找到解決的方案,更將平日所學反復再三演練。現場情境下思索解決方案,絕對強過在辦公室苦思答案。一旦脫了困,冒險家的功力至少增加三成。面對危厄、困頓是冒險家的腎上腺素,很多冒險者終身樂取不疲,一再挑戰自己,外人無從理解。

其實短暫的困頓,讓冒險者跟自己說上話,反芻自己的思路,終於突破障礙脫困。外人只見到冒險者屢次遭逢困頓,卻一再無理性投入的表象;然而冒險者卻因困頓、獨處,自我對話思索,衝破逆境而得到外人無法得知的樂趣與滿足感。外人總以為冒險家被冒險行動所糾纏,終其一生無法脫身;然而冒險家卻在不斷冒險中,得到解脫獲得最大的自由。

跨上登山車,展開一場林道探險。